? 鲁寨话鲁班-遗迹探访-中国鲁班网 365bet体育在线马报_365bet官方投注_365bet网上足球
? ?
 当前位置 >> > 遗迹探访
?

鲁寨话鲁班

作者:吕宜芳 来源:滕州日报 日期:2009/11/24 浏览量:
?

鲁班桥遗留的石刻

工匠院残存的门楼

滕州城西二里地,有个着名的工匠村叫鲁寨。鲁寨村因沾了先祖鲁班的灵气,在鲁南一带声名鹊起。滕州人一说起鲁寨,就眉飞色舞;鲁寨人一说起鲁班,就口若悬河。可惜因日久年远,祖师爷留给这块土地的记忆与话题,如今只剩下“工匠院”、“鲁班桥”和“鲁班庙会”了。

鲁家营子

鲁班,出身贫寒,其父是匠作营里的木匠。东汉经学家赵岐在《孟子》注中说:“公输子,鲁班,鲁之巧人也;或以为鲁昭公之子。”我认为把鲁班说成是鲁昭公之子是不对的。其实赵岐当时对自己的观点就疑疑乎乎,拿捏不准,所以用了“或以为”三字。春秋战国时期,匠人属“下作”之行,一个国君之子,能够让他做木瓦匠人吗?且来往于鲁国,为鲁国做了许多工程巧器,鲁国上下能允许吗?再说一个国君之子,能够安心于民间,甘为下作,并有那么多伟大的发明创造吗?所以,鲁班出生于匠人世家不容置疑。并且鲁班父亲做活的地方,就是现在的鲁寨村。

鲁寨村的前身叫鲁家营子,鲁家营子的前身是鲁国的匠作营。匠作营用现在的话讲,就是铁木石器加工厂。当时这块地方属滕国,位置在滕国都城滕城东北方向六七里地,距鲁国都城曲阜不足百里。因那时滕国为鲁国附庸,这地方地势平坦,交通便利,鲁国选此地作武器和御用器材的加工厂是顺理成章的。鲁班和墨子幼年时就在此地学习匠人技艺,又从另一方面佐证了这一点。

匠作营因为战争或其它原因,形式逐渐松散,以至后来沦为村庄。据鲁寨村史记载:“寇盗蜂起,啸聚山林,横行劫掠,乡村举行团练,扎木栅作寨,外掘深沟,周二里许,因号鲁家寨焉。”这是说,那时候因盗寇四起,鲁家营子用木栅围了寨墙,才更名为鲁家寨。

工匠院

今日鲁寨,惟一残存的古建筑,就是后街路北人称“工匠院”的大门了。据说,这就是鲁国匠作营的遗址。四十年前三千鲁寨人,在同戴“红胳膊箍”人群的一场争夺战中,锄镰镢铣齐上阵,白天黑夜拼命守,才使老祖宗撇下的这点基业,免遭洗劫。

这里一直是出能工巧匠的地方。也是出好建筑物的地方。就连鲁家老林上的墓群,阴宅里的棺椁也都与众不同。以至欺祖灭宗偷坟盗墓的蟊贼,掘不开砸不烂无可奈何。滕州地儿有这样的俗语:“金仓沟,银王开,珠光宝气鲁家寨。”是说鲁寨村的房子盖得讲究,木头扣榫,砖石衔压,那不是一般的建筑可比的,也不是一般的工匠可以建造的。刚解放时被选为解放军的营盘,驻进了很有名气的6189部队。可惜,这座“珠光宝气”的鲁家寨现在被拆得片瓦无存。但,只要你在鲁寨的大街小巷宅前院后的墙角路边稍加留神,仍可三步见一破碎的瓦当,十步见一残留的石雕,垒猪圈,连盖鸡窝的砖头瓦块,门枕腰卡,都是千百年来留下的艺术珍品,哪一样不蕴含着鲁班及其传人的心血。

鲁班桥

代代相传,“鲁班石”的传说很多。但在鲁寨村前鲁班桥的正中,还真镶嵌着一块鲁班显灵回报乡亲的“鲁班石”。

鲁班生前鲁寨村前没有河,当然也没有桥;鲁班过世后,村前有了河,也就有了桥。

大石桥,能对过两辆双轱辘马车,石雕的龙头凤尾,活灵活现;两岸桥头,各有一对六尺高的大石狮子,威风凛凛。上年纪的人都还记得,一到夏日,到桥下洗澡,骑在那龙头凤尾上打水仗。

传说修桥时集中了全村的人力物力,总指挥是鲁寨村的石匠头儿。这工头仗着是鲁班爷的后代,“牛”得很。张嘴就是:京城的金銮殿,曲阜的大成殿,都是俺爷们儿干的活,家门口造个桥,小菜一碟。

开工后,从外地来了个白胡子石匠老头,给河北岸人家打石碓窝儿,他一连打了好几天。歇着的时候,就到工地上转悠转悠,看雕刻的石兽、石狮子和龙头凤尾。高了兴还跟石工们扯上几句,就连那工地上的石匠头,他也偎上去唠叨几句。大伙都说这个老头愚,狗咬耗子——多管闲事。

老石匠把石碓窝子打成了,就跟主家说:“你有这么多石料,我再给你打个石礅,坐着舂粮食方便。”主家很乐意,就让他接着打了。

打这石礅时,老石匠别提多细心啦,他量了打,打了量,有人问他:“一个石礅子,费这么大的劲儿干什么?”老石匠听了,光笑不说话。石礅打成的这天,正赶上大桥合龙。不知因为什么,垒到最后,正好缺一块石头碰不上茬儿。当时天阴得很厉害,眼看就要下大雨,石拱不马上合好龙门,一场大雨,几个月的工夫就白搭啦!石匠头儿急得干跺脚,活像热锅上的蚂蚁。就在大伙都犯难为的时候,这个老石匠又溜了来。他看了看缺口,对工匠头说:“我那里有一个石礅,你们看放到这儿合适不?”石工们听了,马上跟老石匠把石礅搬了来,往中间一放,竟严实合缝,丝毫不差。

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。当回头去找老石匠道谢时,哪里还有老人的影子!只看见碓窝子里压着一张大红纸条,上写:

施工马大哈,桥拱出误差;

回报石一块,鲁班回老家。

人们恍然大悟,才知道是老祖宗暗中相助,显灵还家,赶紧焚香磕头,恭送圣魂。从此以后,鲁寨的匠人牢记鲁班教诲,对技艺精益求精,再不敢有丝毫马虎。所以那座桥也就命名为鲁班桥。解放后,鲁寨驻部队,要过坦克大炮,怕老桥不撑压,石桥换成了水泥桥。神奇的“鲁班石”连同那龙头凤尾的雕刻,就或铺路或修了大寨田。

鲁班庙会

鲁寨人不仅把鲁班奉为自己的先祖,而在当今活着的每个人的心目中,也以自己族内拥有鲁班这样的平民圣人而骄傲自豪,津津乐道;鲁寨村不光是远近闻名的匠人村,而且还有一年两度的鲁班庙会。据鲁寨村的老年人回忆,原先鲁班庙会也是设在祖师祭日农历五月初七的,但鲁南这一带五月初七正是收麦季节,三夏大忙,割麦炸豆,七成收八成丢,往往割麦误了赶会,赶会误了割麦,经鲁寨村会首们研究,定在了农闲的三月十三日和四月十三日,而且由一年一度变成了一年两度。

鲁班庙建在村子的西北角,由于灾荒战乱现在已踪迹全无。上年纪的人还依稀记得那里地势要高出一些,还有一些陈砖旧瓦,只是经过土地整平,精耕细作,现在已和其它地方无二。但每年五月初七,还有一些匠人去那里摆点果品,祷告祷告。早先,鲁班庙会就设在这里,绵绵延延二三里,一直从鲁寨街里延长到铁路以西。鲁寨鲁班庙会是鲁南有名的大会,苏鲁豫皖接壤地区九州十八县的人都来赶会,鼎盛时八台大戏对着唱,尤其是“金银铜铁锡,岩木雕瓦漆”九工十八匠都来朝拜,并摆摊设点,展示自己的技艺,互相问候学习。往日鲁班庙会的盛景,至今还给鲁寨人、给滕州坡的人留下美好印象。谁想,割“资本主义尾巴”时,割去了半拉,挪到城里,几乎变成了花木会。

还好,时来运转,鲁班庙会又迁回了鲁寨,鲁班爷又回到了老家。


Copyright ? 2009-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备案号:鲁ICP备14018307号-1
主办单位: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:0632-5266701 地址: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-mail:tzmzyj@163.com 技术支持:滕州信息港